故乡

一年前写的联文啦,趁罗香日顺便也发出来【晚了一年好吗【我是真的很喜欢删除线怎么回事




常年寒冷的北海,老去的白色城镇招扬着飞雪,迎来一个又一个的旅行者。海风吹拂盖过港口的喧闹。游船停下,有过客,亦有归客。

北风的温度总是保持着恰到好处的清冷,就像人与人之间疏远的距离。点燃香烟的声音熄灭在半拢的指间,一丝清淡的烟雾升起,顺着北风和着白雪揉进微微卷起的,金色的发梢。

对于这一座故乡里的城市,他只是一个偶然经过的陌生人。距离新一代海贼王的诞生已经过去了几度模糊的光阴,all blue已不再是传说。他已经在梦想的土壤之上开始新的人生,却为了来由莫名的遗憾,故地重游,来到了童年离开之后再不曾拜访的一方天地。

嗯……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他发着愣,双肩落满白雪,唇间香烟的一点火光奄奄一息。迷蒙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从白色城市的背景里走出来,向着他身后的港口,大步流星。

那个男人比他高,身上裹着厚重的大衣,背着一个毫不起眼的背包。如果不是那张脸的轮廓与记忆中的某个人重叠,他定不会再看那个男人哪怕多一秒,然后任由彼此就此错过。

“慢着……罗?”

男人停下脚步的时间点有些延迟,回过头看他的眼神带着茫然和警惕。习惯性皱着的眉头,淡不去的黑眼圈,高挺的鼻梁,鼻尖有些发红。

“黑足屋?你怎么……”

“啊没错,你也是北海出身。”

“……是这样没错。”

经年的久别,想说的话太多反而说不出一句。他们也并没有要好到可以在重逢时坐下来喝杯咖啡。

“我要走了。下一班船。”

“真不巧啊。我刚下船来着。”

他低头笑了笑,看起来也不是很在乎这番偶遇。

“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吗?既然你来过了,给我推荐一个地方吧。”

“……好。”

他看着那个男人在大衣里掏出纸和笔,期待的却并不是一张写着某某地点的纸条。而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呢?

罗将写好的纸片折叠起来,放进他的手心。双方都戴着手套,感受不到任何对方的温度。

“我听说你在all blue开了餐厅。”

罗的声音有种故意压低的磁性,让他有些怀念。

“是啊,欢迎你来。我之后会回去的。”

罗又把双手插进了口袋,他也捏着那张纸条放进口袋里。

“你的海贼团呢?”

“嗯?啊。解散了。”

“诶?……”

他还想继续问些什么,罗已经转过了身,呼吸间一大口白雾,似乎是叹了口气。

“虽然下一次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再会了,黑足屋。”

他还在犹豫怎么回答才是个像样的道别,男人已经头也不回地离去,倒是十分帅气的决绝。他只好怅然若失地往相反的方向走去,身影逐渐隐没在风雪里。

等他想起去看那张纸条上写的内容,身后早已空空如也,只余寥落雪景和不曾停步的陌生人。

 


end

评论
热度(5)

© 可乐飞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