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苍明/唐毒]碎月尘-4-

(本章全唐毒(゚ー゚))




月色晦暗,山峦隐约。恶人谷穷山恶水,除了咒血河,其他水源不易找到。终于唐梨和紫稣降落在一片浅滩上,水最深处也只到他们的腰间。机关翼一收,唐梨扯着紫稣的头发带他走到水里,迫使他跪下来,将他的头颅按进水中。

“脏死了。”

唐梨的声音带着厌恶,跟灌入他的口鼻封住他的呼吸的水一样冰冷,不断有气泡从他嘴里吐出,浮出水面然后破裂消失,迅速带走他的气息。他本能地挣扎着水花四溅,抓挠着脑后的手,反被尖锐的手甲刮破了指尖。墨黑的发丝散在水里像一团黑雾般包围着他,他看不见也听不见,没有一丝月光肯照入他的眼里。

他知道唐梨生气的原因。

可是最初踩碎我的自尊,教会我取悦男人的,不就是你么?

你到底在纠结什么……我不知道啊。

这样……也许更好。

紫稣在水里闭上了眼,任由最后一个泡泡从他嘴里飘出,手也垂了下来。暴怒的唐梨只当他装死,又往下按了按,紫稣却毫无反应。

他才发觉自己做过头了,怒气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急忙抱起紫稣的身体。紫稣浑身湿透肌肤冰凉,脸色透出一丝青白,凌乱的发丝贴着他的身体不停地滴着水。唐梨慌乱地将他放在岸边,一下下用力挤压着他的胸腹,对着他的唇渡入空气,但他瘫软的身体并没有反应。唐梨几乎要崩溃,不停摇晃着紫稣的双肩,大声吼叫着他的名字。

什么唐家堡冷血杀手,一瞬间形象全无。

紫稣就像个断线的人偶,任由他胡乱晃了许久,终于微微抽动了一下,嘴里吐出了一些水,然后咳得死去活来。唐梨一瞬间不敢置信,停了所有动作,只是这么看着突然活过来的紫稣。紫稣喘着气,一双通红的眼狠狠瞪着唐梨,从未有过的憎恨。唐梨像傻了一样抱着他,也不知道擦去脸上丢人的泪痕,紫稣瞪了一会,也无处发泄,然后就由于脱力彻底昏了过去。

 

夜凉如水,天边月色依旧晦暗不明,荒原浅滩一片萧索。唐梨的怀里抱着紫稣,紫稣安静地蜷缩着,头发衣服仍是湿的,像条出来晒月光的人鱼。紫稣身上何止穿得少,根本就只有一些皮带和银饰,相比之下唐梨算是穿得很严实了。于是唐梨将上衣全脱了给紫稣裹着,浸了水的西风几乎全吹在他的背脊上,一个巨大的疤痕盘踞在他的右肩处,光看着就难以想象他当时受的伤有多严重。

两年前的他也没想到,受了这样的伤,居然还能活下来。

 

那时的唐梨浑身都是伤口和血迹,被仇人赶入了五毒的地盘。残破的机关翼支撑不住,他从高空摔下,挂在了一颗老树上,被一枝手臂粗的树枝穿胸而过。烈日让他睁不开眼,鼻息间都是从没嗅到过的香气,他以为自己这辈子就算这样了。突然背后的树枝被什么东西击中,一个极巧妙的承载重量的点,咔嚓,树枝竟应声断裂。他坠入了丛丛碧叶,直接砸到了土地上,眼前躺着一把裂开的笛子。然后他就像死去了一样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他的面前站着一双长得极相似的男女。隐约带着敌意的是哥哥紫稣,仰慕地直视他的是妹妹桂织。紫稣冷冷地说是桂织救了他,让他伤好就赶紧走人。可是他并不想离开,桂织喜欢上了他,他也喜欢上了桂织,二人两情相悦情意渐浓。他帮桂织修好了那把断裂的笛子,还挂上了亲自制作的流苏,当作他们的定情信物。而紫稣总是怕妹妹被他这个外来人骗了,从没给过他好脸色看。

过了一段有些尴尬的日子后,转折的一天终于来临。他看见趴在窗台瞌睡的紫稣,褪去了平时的冰冷,流露出本性的柔和。他至今不明当时究竟是受了什么迷惑,竟俯身吻了紫稣的唇。谁知,恰好在屋外的桂枝将这一幕看了个完全。桂织心思细腻敏锐,早就觉得他有什么不对,想不到他竟爱好男色胜于自己,一气之下离家出走消失得无影无踪。紫稣和他寻找多日未果,对他更是越发厌恶,而他当时根本不明白自己的感情,竟将所有的错归咎于紫稣的引诱。从此反目后,他离开了苗疆,与紫稣再不曾相见。

很快过了一年,唐梨竟在恶人谷找到了桂织,偏执和恶毒的感情让他向桂织唆使道,当初是因为你哥哥我们才会分开,是他使毒诱惑我,他看不得我们好。后来,紫稣也打听到桂织加入了阵营的消息,便入了浩气上了战场寻找她。但当他得偿所愿找到桂织时,桂织却辅助唐梨,将他打到重伤再也爬不起来。紫稣被俘虏后桂织始终于心有愧,主动离开了唐梨,然后又再次消失了踪迹。唐梨接受不了自己再次被抛弃,便再次迁怒于紫稣。从此一切不可挽回。

唐梨将紫稣带到了姐姐唐莲开的客栈,开始亲自调教紫稣的身体,迫他学会卑躬屈膝,迫他学会用后貏穴高貏潮,迫他学会怎么取悦男人。无奈紫稣的身体似乎天生不适合做下面的那个,勉强适应唐梨的尺寸后,稍大一些的玉势或稍粗貏暴的动作还是会让他受伤出血。而且紫稣生性冷淡,在床貏事里除非被伺候得极好或者使用药物,否则极难得到快感。唐莲说这样的人不适合她的客栈,但唐梨坚持。紫稣早已被折磨到崩溃,不吃不喝只求一死。但唐梨抓住了他唯一的软肋,与他说桂织再次失踪的事,自己可以代劳,至于结果,就取决于他的表现。

紫稣如何能拒绝。开始接客的时候唐梨有时会恶劣地隐身躲在他身旁,看着他与别的各色男人上貏床,或是暗中控制他的身体让他在客人面前毫无羞貏耻。然而紫稣除了外表,果然如唐莲所料般不受欢迎,客人都嫌他没有技巧不会伺候人,甚少会有第二回还是指名他的人。可他的生活并不会因此空闲,因为不用面对客人的时间他就要忍受唐梨的折磨。

以至于现在的紫稣,身体越发虚弱,精神也大不如前。唯一不变的,是他对唐梨的怨恨,就和唐梨对他的执着一样。

当唐梨找到桂织的尸体,并为她整理遗留之物的时候才发现,当初他修好的笛子下压着一块手绢,寥寥数笔,“替我归还哥哥。”他才醒悟过来。早该想到,桂织那么柔弱,当初根本不可能用笛子砸断那根树枝。

他恨紫稣。以前恨他阻碍了自己的姻缘,现在恨他隐瞒真相,让自己错付一片痴心。可笑的是,他看见紫稣差点死去的情景,竟会心痛悔恨得无以复加,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一阵心悸,惊心动魄足以让他一辈子不能忘记。

现在这个人安静地枕着他的腿,睡相已不是两年前的柔和安定,而是透着憔悴,脆弱,让他无比懊悔,自己究竟都做了些什么。泛白的晨曦打断了他们难得平静的相处,唐梨的指尖拂过紫稣消瘦的脸颊,轻轻拨开了几缕发丝。紫稣极慢地睁开了眼睛,然后猛地坐了起来。

唐梨没有动,也不敢抬头看他。紫稣将他的衣服丢开,摇摇晃晃站起来,有些气急败坏地反手抽了他一耳光。他的右脸迅速泛出红色,却毫不生气,仿佛以往那个喜怒无常蛮横恶劣的人根本不是他。紫稣逆着晨光站在他面前,发丝在空中随风而动,看不清面容。

“你到底想如何……”他似乎很累,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嘲弄的笑意,“既然我做什么你都不满意,为何不干脆杀了我?”

唐梨很想再问他一回,为什么当初骗他,让他认错了救命恩人,做下这么多错事。但他怕得到的答案太过残忍,犹豫了几次,还是没有问出来。紫稣见他动都不动,不知他又在发什么神经,转身就要轻功离去。唐梨依旧坐在地上没动,只是看见紫稣脚踝的动作,立即拿出了背后的弩机,射出子母爪捆住了紫稣将人整个拖回了身边。摔倒的紫稣用苗语骂了句脏话。他一直以为唐梨听不懂,其实唐梨都明白。唐梨放下弩机,给他解开了子母爪,目光却还是看着别处,“你想去哪?”

“回去客栈。”

“桂织已经找到了,那就是我答应给你的结果。你不用再接客了。”

“那我可以走了?”

唐梨没有回答,从背后抱紧了紫稣的身体,彼此都冰冷刺骨的身体间生出了丝丝暖意,“我只是,想跟当初救我的人一直在一起。”

唐梨清晰地听见紫稣的冷笑,声音那样的轻,却重重敲在他心尖上。

“我多希望……当初没有救你。”

紫稣的声音充满懊悔和疲惫,仿佛每一个字都是一种消亡的曾经。唐梨闻言心口一窒,将紫稣更牢地禁锢在怀中,手臂抱着他的肩膀和腰肢,鼻尖摩挲着他的侧脸,不愿松开一分一毫。莫名有些像个撒娇的孩子。

“为什么……你对别人总是温柔包容,唯独对我百般厌恶?你在逃避对我的感觉么?……难道你就不曾对我……”

又是一阵冷笑,打断了他难得的坦白。

“呵……你自己做过什么,难道你不清楚?”

紫稣的笑声对唐梨来说极其罕有,却字字句句都揪紧了他的心脏。

“我只有这么一个妹妹,从小护着她长大,你却轻易就得到了她。那时候我想,至少为了她,你要好好活着。”

“所以我总是担心你,帮桂织想法子讨好你。你想摘那些珍奇花卉送给桂织,在毒林里迷了路,是我引导你走出来,然后教桂织说是她指引的你。”

“你为了修好那把笛子,伤刚好就去兽潭里找灵犀角。要不是我悄悄跟着你给你种了冰蚕,你根本不能活着回来。”

“我从没有真正恨过你……直到那天……你背叛了她。”

得知了这些也许只是微不足道的真相,唐梨的手颤抖着,浑身冰凉得骇人,收紧的臂膀勒得人生疼。紫稣明明就在他的怀中,身体与他贴得极近,他却感觉紫稣在离他最遥远的地方,即使耗尽余生也未必能够接近。

后悔,痛惜,不言而喻。

过了很久很久,温热的吻落在紫稣的颈侧,虔诚却也徒劳。紫稣没有一丝血色的唇边,冷酷又绝望的笑意越发清晰。

我们到底为什么会变成如今这样……?

唐梨一直以为紫稣没有眼泪,其实紫稣早就已哭过。在他僵硬着身体去讨好第一个客人,唐梨躲在暗处鄙夷地冷笑着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他将脸埋进身上陌生男人的肩膀里,无声地哭得凄凉。

熹微的阳光洒在水面上,一片一片尽是破碎的光尘。

紫稣的手搭上了唐梨的手臂,转过脸对唐梨说,也罢,我给你一次机会。

唐梨不敢置信,一瞬间睁着墨黑的双眼失了言语。他隐约意识到这其中或许有什么阴谋,但是紫稣的脸在晨光下有些飘渺朦胧,向他靠过来的时候,隐约的香气忽然浓了一些。他无法拒绝。

他们面向的地方,霞光层层刺破雾霭,照亮云层。风也吹得更猛了些,他们侧脸的剪影亲密地连接在一起,睫毛和被风吹乱的发丝都染上了一层模糊的暖光。天朗风清,他们的影子交叠融合,消失在日出里。



tbc

有几个敏感词都和谐了擦

打码见谅_(:з」∠)_

好狗血啊我要喝旺仔冷静一下_(:з」∠)_

要是这剧情展开写又够我写一个学期了→_→

……_(:з」∠)_【。

评论(2)
热度(10)

© 可乐飞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