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苍明/唐毒]碎月尘-5-




黑衣死侍驭快马归来,踉跄下马双膝跪地,掏出怀中一个巴掌大的包裹,双手尚还恭敬地举着,胸膛却瞬间就被双剑刺穿,死不瞑目。一袭白衣的女子用丝帕抹去剑刃上的鲜血,本就是血色的剑身又鲜艳了一分。另一红衣女子斜挑剑尖拂开包裹的布料,蹲下身捧起里头流光溢彩的宝物。

青光流动,如水如烟。正是武林之中少有人知的秘宝,青玉鸾。

虽说是玉佩,其形色却似一面巴掌大的铜镜,通体青碧,触手生温,在阳光下看镜身的部分竟是半透明的。

面容相同衣裙却迥然的两个女子,诡异地相视一笑,将青玉鸾抛到了半空中。

双剑齐齐指向玉璧,玲珑箜篌,玳弦急曲,一阵阵凌厉的剑光毫不留情地袭去。庭院里受到波及的花草和木桩都被她们不似人类的凶残攻击夷为焦土。浓烟散去,青玉鸾静静躺在地上,冷光盈盈,完好无缺。

“看来是真货,赤貅,难得你出了个好主意。”

“哼,那也多亏你的人办事可靠啊,素麟。”

她们掏出小镜整理姿容,收好双剑,突然兴奋地将双手与对方交握在一起。

“终于找到与他相配的礼物了!”

“你说他会不会喜欢?”

“恩恩!这护心镜他肯定用得上。”

“那就好了!终有一天他会接受我们的。”

“啊~燕将军……”

他才不会喜欢你们咧。躲在书柜暗处的月暝咬着牙腹诽道,夹在书页里的小鱼干滑了下来,掉在地上发出轻轻的啪嗒一声。在赤貅素麟恐怖的目光射过来之前,他机智地隐了身,气都不敢出一下。

赤貅素麟死死盯着书柜那边,两双瞪大的桃花眼眨都不眨一下,瞳孔收缩眼角上挑,好像两只看见食物的恶鬼,原本倾城的容貌都白费在可怕的表情里。

“我好像……看见了什么。”

“可能是新来的小猫咪吧。”

“呃哈哈哈,一个大男人卖什么萌。”

“不管了,赶紧把这东西包了,我们去找燕雨。哈哈哈……”

“哈哈哈哈……”

她们挽着手离去,留下一串清脆却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确定她们已经离开后月暝才敢现出身形,大大喘一口气擦擦额角的冷汗,“真是两个疯婆子……”

他又想到附近会不会有那两个女人的耳目,又吓得掩住了嘴。一阵寂静,他才完全放松下来,晃晃脑袋,冷静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做。

当然是……去揍燕雨!

作为燕雨的宿敌,月暝本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目的,乔装易容伪装成江湖新秀混进燕雨所在的帮会已经有两个月。两个月来他将燕雨的作息时间活跃时段摸索得一清二楚,还有燕雨衣服上喜欢打什么五行石,竞技场队友的婚配情况,切磋喜欢点的对手的类型和门派等等某种意义上很重要的情报。而当中最让他暴躁的情报自然是燕雨在各色男女之间优秀的风评。明明平时遇到月暝就会异常凶狠难缠的人,在同伴的身边却是另外一番性格,这天是军娘说谢谢他送的马草给他做了点心作为答谢,那天又是他主动带了个花哥上了九段出来人家糊了他一脸真橙。哼,活该他这次惹到了那两个女妖怪!

这个帮会在恶人谷里占据了一方地位,旗下四个分帮,总舵帮主就是那位极少现身于人前却让人闻风丧胆的“夫人”。关于她的事迹,江湖传说半真半假,却无一不写满血腥残忍。

“相传她以毒养了一百死侍,每一个只要完成一个任务,就赏赐他解脱,当场抹杀。她本人之所以极少出现,那是因为她生得不人不鬼,脸上四个眼睛,嘴里两条舌头,兽身蛇尾,以男人精元为食,忤逆她的人下场都没个完好的尸身咧……”

上一个这么说的先生,七日后被发现吊死在自己家中,双眼和舌头都被切成两半,身后被塞了一条小腿粗的蟒蛇,心肺都被换成了猪心猪肺,血流了七日竟还没流干,案子至今未结。从此普通人没有一个敢去谈论她,她的恶名却一直在暗中流传,随着帮会的扩展也有越来越多江湖豪侠好奇她的真面目。

无心插柳柳成荫,月暝来这个帮会本不是为了这个什么夫人的传闻,却机缘巧合撞见了她,不,是她们的真身,一对喜新厌旧贪图新鲜疯疯癫癫的孪生姐妹。之所以说她们喜新厌旧,是因为这不是月暝第一次撞见他们——也许有人羡慕他这种运气,可是他完全不想要遇见这两个婆娘的运气啊——第一次遇见她们是在马嵬驿。那时候月暝跟燕雨几个人在一线天井口处打得热火朝天,燕雨一记飞盾将他推入了井口,坠入去之前他死死拽住燕雨的手,于是两人掉进去了一线天继续扭打在一起,远处朔方军商人看见也懒得理。忽然又有两个人进来了,穿得一红一白的两个标致姑娘,说话却是阴阳怪气的诡异得很,让人想起一线天这个地方某些诡异的传说。燕雨见她们是自己帮会的人,也不管自己屁股还插着弯刀,冲过去就要护着人家两位姑娘。

月暝看燕雨那副好哥哥的样子就就来气,他分明看见了那俩女的悄悄收起了大橙武好吗!只有燕雨那傻逼还在那当她们是一推就倒就弱女子,像只母鸡一样牢牢挡在前面。

双方互相看不顺眼,但也得忍着,这儿可不能打架。想要出去?入口处一片诡异漆黑。好吧还得齐心协力走完这条一线天。月暝本想直接神行走掉,却又无端地不爽燕雨和女人独处,于是厚着脸皮赖着不走,一个人隐身跑在前面。燕雨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盯着月暝的行动,让赤貅素麟跟在自己身后。虽然只有四个阵营人士,打得却异常的快,过了苏清之后燕雨发现赤貅素麟早不在他身后,而是轻飘飘地跟着月暝去了,眼睛还老往月暝的腰上瞄。

月暝看见燕雨不忿地盯着自己露出的性感腰腹,心情瞬间畅快了不少。最后将霹雳列缺赶跑后,月暝还是没走,在赤貅素麟的注视中聊骚卖弄装得一手好闷骚。燕雨看不下去了,在赤貅素麟开口搭讪之前将刚掉落的装备塞到月暝怀里,推着他往出口走,“你这小浪逼,再不走小心我操你了啊。”

月暝抱着装备被推了出来,却迟迟不见燕雨的身影,井口附近的人又开始打架了,他烦得很,只好先走。这天之后他就不开心了,同帮会的大师一向负责帮众的心理健康,建议他首先好好了解一下对方的真实一面,盲目追求是不对的,“你嫁……加入他们帮会看看,顺便还可以当我们的密探呢。”

现在,他黑着个脸脱了伪装的衣服换回自己的,抄了家伙就要去找燕雨,问他那天在一线天到底做了什么让那两个女妖怪对他这么痴恋!

临行前燕雨帮会的小和尚告诉他燕雨在苍山洱海,“这位女、额不是,施主你莫急,正室、额不,正义必胜啊,必胜。”

然后他顺便决定了以后在野外见一个和尚打一个,大小都打。在苍山洱海的他坐着大雕飞了半天,终于看见蝴蝶泉那边红黑白三个人影。一降落他马上隐身,快步绕到他们身边。赤貅从怀里拿出了那块玉璧,素麟接过来捧在手中正要献给燕雨。燕雨正疑惑这是什么,弯刀满月流光断水,月暝一招恶狠狠的驱夜断愁差点直接断了美人的双腕。青玉鸾掉进了浅浅的潭水里,月暝机巧地弯腰一捞,躲过赤貅的一剑顺带拾起了青玉鸾,然后再次隐去了身形。赤貅素麟当场暴怒,但空有一身力量却找不到攻击的目标。月暝回头看见她们仿佛要将他活吞一般的眼神,吓得一阵慌张,匆忙躲进了附近的草丛里。那三人果然以为他已远走高飞,一起轻功往三个方向散去。月暝送了一口气,这才掏出刚刚意外得到的所谓的宝物。他也不知道刚刚是自己是怎么了,明明燕雨他们什么都还没干,他就像个捉奸在床的怨妇一样气急败坏满腔恶毒,出手不顾后果。青玉鸾碧色的流光沾上月暝的指尖,透彻的镜面映出他的面容,哀怨、疑惑,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

月暝皱皱眉,居然在这个并不悠闲的时刻开始反省,为什么最近总是绕着燕雨转,既想捉弄他又想讨他喜欢,还越来越看不得他与别人亲近?想用更多的时间跟他接触,越接触却又越嫌弃,越嫌弃却又越想要独占,无条件地想要破坏他与别人的关系,不要脸地捣乱无赖地纠缠,简直就不可理喻嘛。等等,这怎么好像……月暝突然想起自己十几岁的时候很喜欢一个师姐,可是师姐喜欢他的师兄,后来……师姐师兄没有在一起了,他和师兄闹翻了到现在都还没和好呢。

眉尖一挑,月暝有些惊讶地捂着自己的嘴巴。难道,这就是那个死和尚说的,坠入爱河?师姐,哦不,燕雨那混蛋?……

 

他烦躁地反过青玉鸾不再看自己的模样,站起身来,又嫌这小东西重,便反手将其丢进了草丛深处。背后忽然一阵刺骨寒意,月暝想都不想看也不看立即甩起轻功开始逃亡,赤貅素麟的身形就像两道光,沿着他的飞过的轨迹紧随而上。青碧色的武林秘宝就这样被随手丢在地上,根本没有人留意。

拼死的一番追逐后,月暝磕了飞鱼丸一头扎进河水里,隐身死命往前游,两个女魔头无计可施,在水底轰了几个巨坑之后怒吼了一阵,这才彻底放弃。往后的事成功逃脱的月暝自然不知道。追逐中也累得够呛的燕雨单膝跪在赤貅素麟面前,恳请她们将活捉月暝并寻回青玉鸾的任务交给他。素麟正欲回绝,被赤貅拦了下来。

“如果他找回来了,自然是重赏。”

“要是找不回来,就要罚。”

“罚什么?”

“罚他永远留在我们身边呀……”

“呵哈哈哈哈……”


燕雨听不到她们在水袖后讨论什么,更不知道其实她们是在打他的主意,只听到最后传来了压抑的可怖的笑声,与他所知的赤貅素麟似乎很大不同。然后赤貅素麟答应了下来,同时一纸悬赏已经发出向隐元会,附信如无人得手则每七日追加一千两黄金,期限半年,若半年以内捉不到人燕雨就要接受责罚。燕雨低着头静静听着赤貅素麟雀跃地讨论抓到月暝后要怎么折磨,心里才真正寒凉起来,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亲手抓到月暝,否则就算猫真的有九命都不够他死的。

……话说他偷那个东西干什么?喜欢吗?

 

(春哥:http://monai.mobi/chunge/ie/)

5Y2I5aSc5qKm5Zue77yM5pi85pel5riF6YaS44CC5pyI5pqd5L6n552A5aS077yM552h5b6X5LiN5aSq5a6J56iz44CC5riF55im55qE6IS46aKK5LiK5pyJ5Lqb5b6u5rGX77yM6Z2S5Lid6LS0552A5LuW55qE5L6n6IS46Jy/6JyS5Yiw6aKI56qd77yM6KO46Zyy55qE6IKp5aS05LiK5LiA5Liq5rWF5rWF55qE6b2/5Y2w44CC5LuW55qE5omL5peg5oSP6K+G5Zyw5oqT552A5p6V6L6555qE5bqK5Y2V77yM57ue57Sn55qE5oyH6IqC5pyJ5Lqb5rOb55m944CC6IWw6IOM6KKr5Lq65oqx57Sn77yM5bWM5YWl5L2T5YaF55qE56Gs54Ot5LiN6L275LiN6YeN5Zyw5o+S5byE552A77yM56Oo5Ye65LiA54mH5rm/5oSP44CC57Sv56ev55qE5b+r5oSf5ZKM5LiN6YCC6K6p5LuW6L275ZCf5Ye65aOw77yM6by76Z+z6L2v57Ov5YOP5Y+q5pKS5aiH55qE5rOi5pav54yr44CCCgrigJzllJTigKbigKbll6/igKbigKbigJ3mnIjmmp3nu4jkuo7oiI3lvpfnnYHlvIDnnLzvvIznnLzop5LkuIDmirnoloTnuqLvvIznnLjlrZDph4zmnInov7fojKvnmoTpm77msJTjgILop4bph47ph4zpppblhYjlh7rnjrDnmoTmmK/kuKrpu5Hlj5HnlLfkurrvvIznuqLnnrPkuJPms6jlnLDnnIvnnYDku5bvvIzmtYHpnLLlh7rmtZPph43og7bnnYDnmoTmg4XmrLLjgILku5bmsqHmnaXnlLHnmoTkuI3lpb3mhI/mgJ3vvIzpppblhYjnp7vlvIDkuobnm67lhYnvvIzkvr/nnIvliLDoh6rlt7HnmoTlj4zohb/ooqvmnrbnnYDvvIznlLfkurrnmoTohbDohbnmnInoioLlpY/lnLDmjLrliqjvvIzmt7HoibLnmoTnoaznianmraPlnKjoh6rlt7HlkI7nqbTph4zmir3pgIHnnYDvvIzkuKTkurrov57mjqXnmoTlnLDmlrnkuIDniYfmsaHmtYrvvIznlLvpnaLlr7nliJrphpLnmoTkurrmnaXor7TlvojmnInlhrLlh7vlipvjgIIKCueEtuiAjOaciOaaneayoeacieWFtuS7luS7gOS5iOWPjeW6lO+8jOeUt+S6uuS5n+ayoeacieWBnOS4i+WKqOS9nO+8jOaPoeedgOS7lueahOWkp+iFv+e7p+e7reaPkuW5su+8jOWPquaYr+mAn+W6puWKoOW/q+S6huS6m+OAguaciOaaneacieS6m+WWmO+8jOS4jea7oeWcsOaJreS6huaJreiFsOiCou+8jOWNiueequedgOeUt+S6uu+8jOWjsOmfs+aymeWTkeivreawlOW4puedgOeCueWkqeeUn+eahOaBtuWKo++8jOKAnOS9oOS7luWmiOKApuKApuaYr+iwge+8n+KAnSAK


tbc

评论(2)
热度(11)

© 可乐飞冰 | Powered by LOFTER